A+A-

杨浩天顿即明白自己心生了怯意。当然,以他那未经挫折自命不凡的人生,哪里容得被他认为是二世祖的刘青眼神吓住,随即也是控制着表情向刘青投去一股凌厉之色。

本就格外警惕的慕晚晴,自然留意到了这一幕。心中怕刘青过分得罪杨浩天的话吃什么暗亏便微微垂首轻咳两声。将众人注意力转移过来后才看着杨浩天声色淡定的说:“杨总,拐弯抹角虽然是一门高升的学问。但我做事向来喜欢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杨总这次的来意,还请直言。”意欲将气氛打开,直奔主题。

见慕晚晴注意力过来,杨浩天也是立马将对刘青的凶相一收。很悠闲的背靠着椅子,耸耸肩笑赞:“慕总果然像传言的一样,直爽,豪迈,真是巾帼不让须眉。我杨浩天也不是个扭扭捏捏的人。这次冒昧前来,不外乎是三件事情。”

顿了一下,扫了周围一眼后。才正了正身子,一脸诚恳:“第一,我是来向慕总致歉。上次在国际机场内迎接爱丽丝小姐时,浩天由于受董小姐蛊惑的缘故,对慕总出言不逊,以至于影响到我们两家的和睦。此事还望慕小姐海涵一二。”

刘青脸上依旧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很舒服的逗弄着自己女儿。对杨浩天的话是半点反应也没有。至于钱畅等,则均是露出了微微吃惊的神色。这杨浩天名气甚大,为人处事自来高调,从没听说过他对任何人道歉过。不由各自揣测起来,这杨浩天究竟意欲何为?

见得众人沉吟,杨浩天又是盯着慕晚晴补充道:“如果慕总不满意,我可以上电视台发广告正式道歉。”

“杨总的心意,我明白了。”慕晚晴哪里会真的让他去电视台广告,不过他这话说出来,也可见得他诚心是想解开上次的恩怨。商场虽如战场。却也讲究得饶人处且饶人。太过穷凶极恶的话,非常容易遭人嫉恨。当下也表示理解道:“上次也不过是些口舌意气之争,你我都是生意人,讲究的是和气生财,区区小事就别放在心上了。”

“痛快。”杨浩天双掌一击,向慕晚晴投去欣赏的眼神:“那么我就直言第二件事情了。”略顿了下。才将脸色转向了严肃:“慕总,并非我杨某人自夸自擂。虽然说我杨浩天能混到今时今日,没有家族势力是万万做不到的,这点也经常受人诟病。但慕总出身也是不凡,当然清楚像我这种所谓地太子党要被家中认可,需要付出的代价和努力并不比一个白手起家的成功人士来的少。相信你也知道,在我们类似的***里,真正能有所成就的二世祖能有多少?哪里会像外界传闻地,只要随便动动嘴皮子。就可以坐在家中数钱了。”说到最后,语气不由得有些唏嘘,自嘲的笑了笑。显然是在感慨自己这一路走来是多么的坎坷和艰难。

听得了他这么一番话。刘青倒是微微一愕。这杨浩天说的话很是在理,自己之前倒是有些小看了他。虽说自己也是出自名门,但自小就和父亲过惯了平常人的日子。一时倒是没有想到,在一个枝繁叶茂的庞大家族中,想要被认可和出人头地是绝对不简单的事情。看他这副模样,倒也是个人物。仅仅凭着他在如此重大机会面前,可以拉得下公子哥,甚至是成功人士的脸面来向一个女人低声下气的道歉。就能侧面判断出,他地成功绝对不是偶然。人的起点高是一回事情。能不能把握住成功,却是另外一回事情。再看他时,不由得沉凝了少许。

慕晚晴当然不是那么被轻易打动的女人,却也为他这一番话而冰冷地脸色稍缓。品了一口茶,微微颔首淡然道:“杨总所言极是。出生在豪门,虽然比常人多了许多优势和光环,但所受到的压力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在这种情况下,要么抗住压力脱颖而出。要么,就如那么些二世祖靠着各种匪夷所思的行为来逃避压力。我也相信。杨总有今日成就,绝非出身优秀那么简简单单。”

杨浩天听得自己一番肺腑之言真地引起了慕晚晴地应同。心下不由得暗自窃喜。然而还没等他将脸上地笑容展现完毕。继续游说时。慕晚晴身子陡然坐直。声调转恢复了平常地冷漠:“杨总地来意。我已经明白了。我也承认在太阳能与医药行业。浩天集团绝对是国内龙头型企业。这点杨总功不可没。但是。茂远暂时并没有与其他企业合作地打算。”慕晚晴这番话。却是说地半真半假。如今因为银行不再催促归还贷款。反而鼎力支持下。资金根本毫不匮乏。但毕竟。茂远因为一直以来所从事地方向问题。在太阳能与医药行业地技术储备那是大量地匮乏。大量招聘相关人才。仅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技术力量地问题。与优秀地相关公司或团队进行全面合作是最快解决问题地途径。

要说与浩天集团合作。在战术上地确算是和好选择。但是在战略上。却是问题重重。以杨浩天地出身以及浩天集团地强势。即便在合作地初期会对茂远百依百顺。但随着各项目地深入。只要稍微有些头脑地人。都能猜出浩天绝对不会甘愿任由茂远踩着它往上爬地。与其到时候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地相处。这就好比在枕头边上放一枚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地炸弹。这无疑是在引狼入室。

合作。既然无法信任浩天这种大型掠食企业。那还不如选择那些总体实力一般。但在业界有口碑。有潜力地企业合作。这样。茂远既能顺利将项目上马。又能轻易控制住那些小企业。想合作就合作。想兼并就兼并。又何乐不为呢?更何况。同行即冤家。茂远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在医药与能源行业有所发展。势必要触动浩天地利益。双方还是早日划清界限来得好。

在场地都是聪明人。慕晚晴虽然没有将话挑明。就已经领会到了她地意思。

“哼!”笑容僵硬在脸上地杨浩天地脸色霎那间阴沉了起来。猛地站起身来。冷声道:“我还以为慕总是个聪明人。和一般地女人不同。人有野心是件好事。但是光顾着吃独食地话。慕总难道不怕茂远集团噎死?我想。慕总您还是再考虑考虑好了?”

“我意已决。”慕晚晴神色依旧冰冷。丝毫没有因为杨浩天潜在地威胁而略有动容。

杨浩天略一顿,终究还是没有再多话。只是阴冷地瞥了一眼慕晚晴道:“既然如此,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在下告辞。”说着,转身而去,头也不回。领着他那些属下远远走去。

待得他离开后,钱畅才有些犹豫而担忧道:“慕总,这么得罪杨浩天的话。恐怕后事没办法善了。其实。这件事情分一小杯羹给浩天集团。然后再与其虚与委蛇,即有强援,也没多少后顾之忧多好?”

“钱总。我又何尝不知道杨浩天不好惹?”慕晚晴冰冷玉容轻轻一叹:“但是,和杨浩天合作。绝不是简简单单有引狼入室的恶果。能源,医疗,教育,这是摆在我们国家内的几道天大难题。不仅仅是技术问题,更多的是体制问题,还有人心地浮躁。或许,杨浩天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但这几项东西如果被他掌握在手中的话,会被利用到极致来赚钱。根本不会顾及到普通老百姓的死活。”

“那么,晚,不,慕总你的意思是?”俞曼珊微微一愣,随即问道:“难不成,我们茂远还能把这些项目做成慈善事业不成?这样的话,我们茂远就算有再多的钱,也是填不满这天大的窟窿。”

慕晚晴没有马上回答,轻轻的回过首去。瞧向了不远处地窗口。看着那一栋栋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叹息,声音不觉有了些飘渺:“你们看看这些一幢比一幢高的大厦,你们看看那些一个比一个有钱地企业。但是,你们看看这些企业,不论哪个行业,都把最终目的锁定在赚钱身上了。又有多少个企业,会把心思放在民生上?只要能赚钱,赚大钱。就可以完全不顾其他人的死活……”

一阵沉默。刘青则是有些讶然的望着自己这个**动人的就像是天仙一样的老婆。实在没有想到,慕晚晴竟然还会有这么悲天悯人的一面!甚至。连俞曼珊都有些无法理解。钱畅更是垂下了头,摆出了一副老眼浑浊,昏昏欲睡的模样。

“晚晴,你别犯傻了好么?”好久之后,俞曼珊才轻轻的推了她一把,叹道:“说地这些东西,我们都懂,也都不怎么看得惯。不过,我们只是普通人,不是救世主。我们也没有力量去扭转这个局面。至多,我们公司赚多了钱,多做些慈善好了。”

“不,不是这样的,珊珊。”慕晚晴有些执拗的摇了摇头,那对美眸之中,清澈透亮如山泉:“别人不去做,我们不去做。那么,究竟谁去做呢?我也知道,如果这么做的话,会触及到无数人的利益。会遭到许多人的不理解。以前或许我没有那个力量,现在也没有。但是,现在机会就放在眼前。我们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将茂远做大做强,并将这几个关键性行业的浑水狠狠搅一番。或许我们的力量万万比不过整个市场,但我们可以以我们自己的规则来做事。业内其他企业如果不跟着做,那么势必会被人抛弃。而一旦越来越多地人跟着我们做,那么,我们就能顺势成为本行业的领头羊。随后,我们就能慢慢的彻底将那浑浊的行业纠正过来。”

钱畅目瞪口呆的盯着侃侃而谈的侄女,越是听到后面越是兴奋。慕晚晴她虽然出发点是为国为民。但这么做,好比在古代遇到了苛刻暴政的帝王,立誓要推翻对方一样。不但在名誉上占据了大义,还能趁势彻底掌握某些行业的规则制定。只要有资格成为任何一个行业的老大,那么成就已经无可限量。更何况,慕晚晴地目光瞄准了好几个行当。

只是,这么做地话,风险也是极大。例如说很有可能会遭到非正常商业性报复。

但随着他眼光触及到了刘青那懒洋洋的表情后。却是旋即镇定了起来,反而激发了斗志。虽说他钱畅只要战战兢兢,不出大错。这辈子基本上就算是衣食无忧,安安稳稳了。但是,人生难得几回搏。如今真是茂远迎来旷世良机地时刻,而当家作主的慕晚晴,又是那么的野心勃勃。或许,或许他钱畅也能跟着一飞冲天,混个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副总裁当当。这也能让他的身份地位,真正进入世界级名流行列。

而像年轻的俞曼珊,更是眼神中闪过兴奋神色。原来她还有些担心慕晚晴因为杨浩天的压力,而委曲求全的答应与他合作。那么,或许茂远能一时得利。但随着长远考虑,茂远即便不纠缠于内讧中,也是无缘借机成就不世伟业。她也没想到,自己这个妹妹当真意志坚强,斗志激昂,不但拒绝了杨浩天。同时,又是野心滔天。不过,不说这个决定有其正确的一面。就算是错的,俞曼珊自然也会鼎力支持慕晚晴。

谁也没有注意到,刘青那依旧懒散的表情中,那看似有些涣散的眼神。却在那么一瞬间,凝聚在了一起。即便是自己,也是在刹那间感受到了慕晚晴那冷漠表情下熊熊燃烧的壮志。激荡的自己,也是热血开始有些***。慢慢的喝了一口茶,才将涌动的气血压了些下去。神智不由得开始有些飘忽,已经多久了?多久了?自己已经多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激情澎湃的感觉了?

  1. «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