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啪啪啪,门外传来哲凝一蹦一跳极富节奏的脚步声。

“银圣!这个周星期天你就可以出院了!”哲凝在门外抑止不住的兴奋,用高亢的声音叫道(这样子弄得我更愧疚了)。

“怎么搞的?”咯插插,门口传来哲凝转动把手的声音,“喂,你们在搞什么鬼?”总算搞清状况的哲凝在外面气得哇哇叫。

“对不起,哲凝,是银圣让我这么做的。”我隔着门满是愧疚地说。

“把门打开,我真的没地方可以去了,┬┬呜呜呜……”哲凝在外面带着哭腔说道,真是让闻者落泪啊!

“晚上见!好走!”不过这个闻者可不包括智银圣,他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幸灾乐祸地向哲凝道别。

--谁说最毒妇人心,这家伙一点也不逊色,我在心里愤愤地为哲凝抱不平。不过想归想,我可不敢老虎头上拔毛去给哲凝开门。哲凝大概在门外大吵大闹了10分钟吧,最后不知引来了什么人,把他给带走了(好像也是智银圣的朋友)。

“--你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的朋友?”我忍不住替哲凝伸张正义。

“……”智银圣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我的手机却不识时务地响了起来。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不能在智银圣面前接这个电话,所以我没有掏出我的手机。

“你不接吗?”智银圣疑惑地看着我。

“没关系的,不接也行。--”我打着马虎眼。

“拿过来给我,我帮你接。”

“算了,我自己来。”看着智银圣像x光似的眼神,我还是认命地掏出电话,“喂?”

“千穗!^o^”电话里传出从大洋彼岸过来的声音。

“啊!原来是你。”我故作轻松地回答。

“你听出我是谁了吗?”

这还用问,你不就是正民吗?我皱了皱眉头,不过我可不敢在智银圣面前提到他的名字。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对方又催促了一次。

“好,那你说你是谁?”我懒得和他玩这种无聊的把戏,故意装作不知道地问道。

“呵呵呵,^o^我是你最最亲爱的好朋友啊!”

“笨蛋,李正民,谁是你……”突然,我止住了口,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都是那个家伙害的!--还好,银圣打着石膏,估计我还是有机会逃走的,不过逃走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把奶油蛋糕带上。

“呵呵,^^你总算知道我是谁了,你怎么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我?”

“难道你要我天天给你打国际长途吗?你路上还顺利吧?”我都穷得要死了,哪来那么多

101块钱。

“都挺好的,都挺好的。对了,说不定这个寒假我回韩国之后就再也不走了。”正民突然向我报告一个大消息。

“什么?”

“我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个才打电话的。”正民好不开心地说。

“那很好呀(不过这个对哲凝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希灿的关系)!”我随口答道,同时瞟了智银圣一眼。

“我就说嘛!你听到这个消息会很高兴的,你现在在哪儿?”

在哪儿,就在揍你的那个家伙的病房里,我在心里答道。

“我在果川。”我可不想告诉他实话,否则他又该伤心了,总之他和智银圣两个人就是互相看不顺眼。

“谁问你这个了,我当然知道你在果川,我问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正民像个婆婆似的喋喋不休地问道。

要是告诉他我在医院,这个nfda5嗦的家伙肯定又要问个不停。我偷偷看了智银圣一眼,这个家伙英语应该不怎么样吧,干脆我用英语回答正民,呵呵呵,就这么办,我当机立断。

“我在house……”

“是吗?……来了,”正民对着电话外应了一声,“我过一会儿再给你打电话,姐姐叫我了。”

“好的,再见!”我如获大赦。

我挂断电话,回头只看见智银圣一手夹着烟,一手漠然地看着窗外,他怎么又这样,这种目光空洞的表情有时真令人害怕,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他生气时的样子,起码那时我会觉得他是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

“我打完了,嘿嘿!”我干笑了几声,语气故作轻松地说。

“……-;-”

“你又怎么了,我和他真的没什么,只是好朋友。”

“……”

“天下第一的智银圣只是抽抽烟而已,我又没说什么。”那家伙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

“把‘天下第一’那几个字去掉,那是我的专利。”看他能对我开玩笑,我的心情也跟着轻松起来。

“是那个娘娘腔吧?”“娘娘腔”是他给正民起的绰号,看来是没有纠正的可能了。

“--他是我朋友,你别这么叫他,他都有女朋友了(实际上根本没有)。”

“你走过来一点!”智银圣突然语气平静地要求我。

“--不要,我过去你会打我的,你是想打我吧!”我缩了一下脖子,我才没这么傻呢,送肉上砧板。

“还不快点过来!--^”智银圣的口气又变坏了。

“不要,你打人很痛的!┬^┬”我紧张地把手背在身后。

“我打过你吗?”

“没有。”我老老实实地回答,但这并不表示你以后不会打我啊!我在心里加了一句。

“我问你,house是什么?”

><呵呵呵,原来是问这个啊,看来我想的没错,他英语奇烂无比。

“house就是英语里面医院的意思。”我睁眼说瞎话。

“你又想骗我?”智银圣显然不信。

“真的!”我用很诚恳的表情说着瞎话。

“如果我说我知道英语里面医院怎么说呢?”

不会吧,他可千万不要知道,我都不知道“医院”这个词怎么说(虽然好像学过)。

“那……那你说该怎么说?”我壮着胆子将了他一军。

“--你今天胆子倒不小,想死吗?”智银圣的口气更坏了。

“是什么?怎么说?”看见他的反应,我更确定他是在唬我了。

“你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想找死吗?”智银圣作势扬了扬自己的石膏手。拜托,医生给

他装石膏可不是用来让他打人的。

“(看来他也好像不知道)到底怎么说?”

“我妈妈是翻译家,我能不知道怎么说?”智银圣还在嘴硬。

是谁先提出这个问题的,自讨苦吃,不过看着智银圣渐渐心虚流汗,脸色也不怎么好起来,我赶快转移话题,唉!谁要这家伙是我男朋友,我的心肠又这么软呢,我总得给他留点面子嘛!

“啊,你妈妈?有机会我想拜望一下你妈妈。”其实我才不想拜望他妈妈了,不过是为了转移话题随便找的一个借口,儿子这么蛮横不讲理,他妈妈能和蔼可亲到哪里去?“儿子像娘”,不变的真理。

“……不用了,她算什么妈妈。”智银圣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虽然成功地转移了话题,不过我发现银圣的表情并没有因此而好多少,反而更加阴沉了。

“翻译家的话(虽然我不怎么相信),那你妈妈岂不是很聪明?是吗?”

“……别说这个了,我困了……我要睡觉了。”智银圣脸色更加难看,他明显很排斥这个话题。

“喂……智银圣!”我阻止住他往下躺的身躯,忍不住开口叫道。

“什么事?”他脸色铁青地看着我。

“你为什么这么多秘密?”这个问题在我心中已经憋了很久了。

“……我没有什么秘密。”

“没有?你有很多秘密。你为什么不让别人碰你,我要听真正的原因,不是什么怕痒。还有你为什么不想让我见你妈妈。”我一咕脑地问出心中的疑团。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了。”

“还有……”我犹豫着该不该说出口。

“还有什么?”智银圣紧盯着我。

你和金晓光那天晚上……但这个我问不出口,也不敢问。

“……”

“还有什么?”

“还有我不想说了,你这两个问题能回答我吗?”我渴望地看着他。

“你真的很想知道我为什么不让别人碰我?”

“是的。”

“你真的想知道原因?”

“你能告诉我吗?”

“我不能告诉你。”

他最后一句话顿时让我如泄了气的皮球,-_-刚才才燃起的小小期望又落空了。

“什么?”

“这件事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告诉你的,即使你掐着我的脖子也不行,所以你不要再问了。”智银圣很严肃地对我说道,看得出他很认真,也很坚持。

我无言以对,他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你生气了?”智银圣很小心的问我,看得出他还是很在意我的感觉的。

“……”我没有出声,其实也不是生气,只是长久以来的好奇心加上一种他对我的不坦诚感,让我心里不太舒服罢了。

“请你理解我,我确实有不能告诉你的苦衷。”

“我明白了,我没有生气。”除了这样,我还能说什么呢。

“那你笑一个给我看!”智银圣孩子气的对我说道,在他单纯的心思里,似乎我笑了就意味着解开了对他的心结。

“什么?o_o”

“你不是说没生气吗?那就笑一个啊!”

真是强人所难的家伙,难道我说不生气就得笑,人又不是只有这两种情绪。-_-再说得不到心上人彻底的坦诚相对,我即使不生气也还没有大度到能笑出来的地步。

“嘻!^^”我勉强抬了抬嘴角,“这样可以了吧!”

“不行。”

“那这样呢?^_^”我又加大了嘴角上扬的角度。

“你的眼睛里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而且额角还在冒汗。”银圣不曲不饶地指责着,还不开心地撇了撇嘴。

挑剔的家伙,我背对他做了一个鬼脸,“这样总行了吧!”老天,我的脸从来没有这么累过,我动员起了脸上每一块肌肉,作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

“算了,够了,不要再笑了,难看死了,看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_-”智银圣没好气地冲我摆了摆手。

-_-他老兄意见还真多,反正现在四下无人,我掐死他也没人知道,这种祸害还是不要留在人间为好,真不明白我怎么会瞎了眼看上这种男朋友。

“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明天再过来。”智银圣开始赶人了。

“才六点钟呀!”

“女孩子不能太晚回家,太阳下山之前就该回去了。”银圣还振振有辞地说。

“那你以前晚上带我出去喝酒,哪次不是喝到晚上十二点以后?”倒并不是我不想回家,而是我奇怪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传统起来。

“那时我又不喜欢你。”智银圣想都没想的就回答。

“那你是说现在喜欢我罗!”话虽然是从我自己口中说出来的,但我自己都觉得这句话说得有点肉麻兮兮的。

“不要说这些没营养的话,快点回家吧,太阳都快下山了。”智银圣在这种事情上显然比我更害羞,他手里装模作样地拿起他之前在看的那本书,面皮微悍地低着头催促我。

“知道了,催什么催,你就读着你那本《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到天亮吧!我走了!”我忍着笑意向门口走去。

“记得明天过来……带巧克力口味的蛋糕来!”他老兄还对那块奶油蛋糕耿耿于怀。

“我没钱了。”我拍了拍空空的口袋。

“还有,把你的手机留在这儿。”智银圣突然加了句奇怪的话。

“什么,我的手机?”我一脸吃惊。

“嗯!”他大力地点点头。

“你疯了?”

“那个娘娘腔一会儿还会和你打电话吧?”

原来那家伙打的是这鬼主意。

“好吧,我留下手机就是了,那你也要把你的给我。”亏本的生意我才不会做。

“什么?o_o”

“我要你把你的手机给我,这样才公平不是吗?”

“我的可是最新款的。”智银圣可舍不得他的宝贝手机。

“那算了,反正我的手机确实也挺老土的,我走了!”我挥挥手,潇洒的往外走去。

“怕了你了,我们交换吧!”

这个笨蛋,我只使出小小的伎俩就让他乖乖的和我交换了手机,还是年纪尚幼,不知人心险恶啊!呵呵~呵呵!^_^而且我用只要他的手机打电话给正民,让正民给我家的电话打电话不就行了,嘿嘿嘿!碰到我这魔女只有你乖乖束手就擒的份,今天我要把你的电话费都花光。

“喂,你的手机怎么这么难看啊!-_-”智银圣来回掂量着我的手机,皱着眉头说道。

在他说出更多让我想掐死他的话之前,我赶紧眼不见为净地奔向门口。

“啊!还有我手机里面的短信……。”

“我走了,明天我再来!好好吃饭,明天我带炒年糕来给你吃,bye-bye!”

我才不会给他机会让他把手机重新换回来呢!

“喂!韩千穗!”我已经拉开了门,却被银圣给叫住了,

“又有什么事?”

“我有一滴滴的喜欢你。快走吧,太阳就快下山了。”智银圣飞快的说完这几句话,然后立马又埋首到书中。他真有这么热爱读书吗?我怀疑。

不知道啦,不知道啦!讨厌的家伙,直接说喜欢不就得了,非要加上什么“一滴滴”。

“那谢谢你了,我也有‘一滴滴’的爱你~”

“你想死吗,韩千穗?”在他更多恐怖威胁的话向我飞来之前,我赶紧脚底抹油的跑掉了,咯咯咯!身后只留下一连串银铃似的笑声,嘴角和眼梢满是止不住的笑意,这一回合是我赢了!回家我可得好好检查一下你的手机,看看你的短信,还有把你电话簿里面女孩子的号码全部都给删掉,哈哈哈哈~!形势真是一片大好啊!

…………

然而,就是他的这部手机使我搞明白了银圣为什么不让别人碰的真正原因了;同时,他与金晓光之间的秘密也同时被我解开了。——我真是被感动得不知如何是好,没想到自己的一时冲动竟然将自己送进了医院。被金晓光及其死党王丽娜“暴虐”下的我唯一感到欣慰的是可以与心爱的银圣在一块了。

……直到我出院。为了加深我与银圣的关系,我特意买了两只小兔子,一只代表银圣;另一只则代表我“千穗”。兴高采烈的我带着兔子就奔向了银圣的学校尚高,谁知道遭遇了我此生最尴尬的事件……都是兔子惹的祸!

不过还好,我和银圣之间一切都那么“阳光灿烂”。但是好友希灿就没那么走运了,不对,应该是“捣蛋鬼”哲凝太悲惨了,——他们之间闹矛盾了。我永远都忘不了那天灾那间咖啡厅发生的一切——

……

智银圣带着我们进了一家名叫“通道”的咖啡厅,就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

“喂,你也不先征求征求我们的意见,自己一个人就这么唰的一下进来了?-_-^”我轻声埋怨。

“你不喜欢这里?”

“不是的,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和这家伙讲道理是白费口舌。

室内光线渐渐暗了下来,想必现在已经是日落西山的时候了。咖啡厅内流淌着舒缓柔和的音乐,气氛布置也不错,这里确实是一个让人很容易定下心来的好地方。我们点了两杯柠檬汁和两杯菠萝汁……一时之间,大家谁也没开口说话,只是对着自己面前的食物埋头苦干。

“如果一个男生到你们学校来,你也会像刚才那些女生那样,像发疯似的盯着看?”银圣嘴里叼着一根吸管,用他的招牌表情(挑起一边的眉毛)看着我,这是智银圣要发火的前兆。

“我不会的,刚才是开玩笑,我才不会那么做呢!”我哪有胆对他说实话,只怕我比那些女生更疯狂。不过那是和智银圣交往以前的事了。

“我以后再也不去你们学校前面了。”智银圣像发誓似的说道。

“谁让你来的!--”我和他赌气。

“我是说真的,我以后真的不再来了……”

“那就别来了,无事生非的家伙,讨厌!”

“你真的不希望我再来?!”

……-_-

“喂,今天这么高兴的日子,你们怎么又吵起来了?”哲凝看不过眼了,觉得我们怎么为这种小事也能吵起来。

我们俩弄成这种僵局,当然还是得靠哲凝收拾。当他说出“今天这么高兴的日子”时,我的心咯嘣了一下,哲凝啊哲凝,这句话不该由你来说啊!待会儿我该怎么才能安慰他呢?

“希灿!^o^我们俩换着喝一下,菠萝汁也很不错的!”

“不用了,你喝吧。”

“那我要喝你的啰。^-^”不容希灿拒绝,哲凝一把抢过希灿的柠檬汁,用希灿的吸管喝了起来。

“喂,你也喝我喝的这一杯试试!”不知出于什么动机,我也把自己面前的柠檬汁推到银圣面前。

“打住,会得‘可勒娜’(一种流行于非洲的传染病,死状及其恐怖——译者注)的。”

“什么?‘可勒娜’?你知道‘可勒娜’是什么意思吗?-_-”

“不要靠近的意思。”

“‘可勒娜’根本不是那个意思,你别不懂装懂。-_-”

又开始了,我和智银圣这种幼稚的争吵,这几乎成了我们两个在一起相处的模式。

“哲凝……!”这次是希灿开口,她的话成功地阻止住了我和银圣的吵闹不休……她打算现在说了吗?不行,太早了!

“怎么了,希灿?”哲凝紧张地把自己的椅子向希灿那边挪了一下。

“是这样的……”希灿接着说。

“什么?”

这时我和银圣是否该回避一下。

“银圣,我们去旁边的桌子坐一会儿!”

“为什么?”智银圣很迟钝地问道。

“没什么,我就是想换一下位置。”

“你想对我做什么?--^”智银圣一脸警惕地看着我。

“我什么也不想对你做。><”我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他干吗用一脸防色狼的表情看着我。

“不要,千穗,你就坐在这儿,反正总是要知道的。”希灿抓住我的手,强制地把我要站起的身子又按了下去,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不安的分子。哲凝似乎也察觉到情形有些不对,一张堆满笑容的脸顿时凝重了下来。

“我有话对你说,哲凝!”希灿强作欢颜,说完这句之后顿了一下,似乎在斟酌接下来该怎么说。

“嗯?”

“这几天我想了很多……”

“不,我不要听。”哲凝突然痛苦地开口拒绝。

“哲凝……!”

唉~!可怜的哲凝!

“说不定她讲的笑话不错喔,还是听听吧!”完全搞不清状况的智银圣突然对哲凝来了这么一句。这只呆头鹅,我差点被他气死,难道是我传染给他的,变得和我一样抓不住事情的重点?-_-

“不,我就是不要听……”

“别这样,哲凝,你还是听听吧!”还是一头雾水的银圣继续劝道。

“柠檬汁也不错,你真的不要试试我的菠萝汁?希灿!^-^”哲凝强压住自己满脸的痛苦,挤出几丝笑容,很努力地想转移话题。

我不忍再看下去了,眼泪已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哲凝……你听我说!”希灿的语气虽然已经尽量温柔,但语调却是不容置疑的强硬。

我们三个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有智银圣咬着吸管,一个人自得其乐地哼着怪异透顶的rap。

……

“对不起,哲凝,真的非常对不起。-_-”希灿轻声出声。

智银圣还是迟钝的没有觉察出希灿和哲凝之间的波涛暗涌,他咬着吸管,随着歌曲的节奏愉快地打着拍子。而我呢,一颗头已经快低到杯子里去呢。我在杯沿偷偷地抬起头观察哲凝,哲凝看着希灿,一句话没说,希灿也回看着哲凝毫无表情的面孔……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你有什么对不起哲凝的?”银圣好奇的在一旁插话。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我想继续在这样下去只会让我们都很痛苦。”哲凝终于肯愿意面对事实了,沉声说道。

对话进入了今天的正题。

“银圣,我们换个地方坐吧,起来!”我悄悄对银圣指了指一旁的桌子。

“为什么要换?-_-”

“要你换就换,乖,听话,我们到旁边的桌子去坐。”我连哄带骗地说,有时候对小孩只能用这一招。

智银圣果然乖乖地起身,向一旁的桌子走去(早知这招这么有效,以前就经常用了)。其实我的本意是想坐到离哲凝他们越远的桌子越好,但智银圣这个杀千刀的家伙,听我说挪到旁边,就真的是挪到旁边,也就是紧挨着我们现在坐的桌子的隔壁的一张桌子。-_-我已经没有力气把他重新弄起来了,只好放羊吃草——随他去了。

我们坐的这张桌子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不过总算是听不清他们的对话了。我看到希灿的眼睛不安地向四周瞟呀瞟,嘴巴一刻也没有停,虽然是她在主导局势,但却是一副如坐针毡的模样,哲凝一直紧闭着嘴,满脸铁青地盯着希灿。

“o_o你朋友还真是话多,看看,从头到尾一直都是她在说,一下都没闭上。”智银圣也在观察他们,不过显然和我心里想的不同。

“喂,你能不能搞清楚状况一点,笨蛋!”我终于忍不住了。

“……o_o”智银圣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似乎不敢相信我有胆骂他了。

“他们两个现在谈的事情很严肃……他们是在谈分手,难道你一点都感觉不出来吗?”我向银圣解释道,顺便转移他的怒气。

“你说什么?-o-”这下智银圣可吃惊了。

“我说他们在谈分手。你不要再说些没头没脑、不着边际的话了,在我旁边安安静静地坐好。”

“他们为什么要分手?”

“不知道……觉得对方不太合适自己吧。”

“谁甩掉谁的?”

“不知道。这不是重点,总之我们不能插手干预他们的事情,所以我们在这儿好好的呆着就行了。”

我话还没有说完,这个没什么耐性、脾气不好的家伙已经一脸凝重的啪的一下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_=他要干什么,我心里暗暗叫苦。

“喂,喂,你快坐下来,你干什么呀!你可不能跟着再掺和一脚了。”

智银圣根本没有听见我说什么,双眼冒火地就要向哲凝他们那桌挪动身体。

“喂,银圣,智银圣,我有话要对你说,非常重要的话,真的是非常重、要,你快坐下!”

其实我哪有什么话要对他说,不过是情急之下的缓兵之计。

“你要说什么,快说!”智银圣的眼睛还是盯着他们那桌。

“你先坐下,坐下,算我求你了!”

“……”

我早说了,这个单纯无知的家伙有时候很好拐的,现在他不就乖乖地坐下来了吗?只是他那双喷火的眼睛还是没有从希灿身上挪开。

“事情是这样的,唉!我也不知该从哪里说起,唉~!”

“嗯?”

说什么好呢?我在那儿长吁短叹的,其实是在拖延时间努力思索话题。说什么……对了,就是这个……!

“昨天你的前辈揍你没有?我走之后。”

“……他们为什么要揍我?”

“喂,你看着我说话好不好,不要死盯着希灿看!”我伪做生气地说道。

“嗯,你接着说吧,你问我什么?问我昨天挨打了没有?”敢情他老兄刚才根本没听明白我在问他什么就随口敷衍了我几句。银圣嘴里虽然答应得很好,但放在希灿身上的视线却一刻没有收回。

“是啊,我问你挨打了没有?”

“没有挨打。”

“真的,真的,你是怎么没有挨打的?”我故作惊喜地问道。

“我为什么会挨打?”智银圣漫不经心地问我,不太理解我奇怪的问题,两只眼睛还是盯在希灿身上。

“你朝翰成大哥身上吐了唾沫,不是吗?”

“……-_-^”

我的妈呀……银圣这兔崽子的盯梢目标突然换成了我,虽然我很高兴成功地转移了他的注意力,但被这种恐怖眼神盯着的滋味可不好受。希灿是被救下来了,我却落入了敌人的包围圈。

“什么大哥?-_-”

“翰成……大哥,金晓光的哥哥。”我在他眼神的照射下断断续续地说话。

“翰成大哥?”

“是……是啊,翰成大哥。”我不知道我哪里说错了话。

“金翰成。”

“什么?”

“金翰成,我说你要叫他金翰成,他不是什么大哥。”

智银圣的眼珠又奇异地变了颜色,看来他是真的生气了。

“好……好,你说怎么叫就怎么叫,金翰成,金翰成。”

“金翰成他怎么了?”

不会吧,我叫金翰成一声大哥也能够让他吃醋成这样。^-^呵呵呵,可爱的家伙,之前我无论怎么试探他的忌妒心,他都不为所动,但现在……他对金翰成这个名字似乎特别敏感啊!

“你不是向那位大哥的身上吐了唾沫吗?”

“金翰成。”

“啊,是,是,你朝金翰成身上吐了唾沫。”刚才一时没改过来,现在我可不敢犯智银圣的忌讳。

“那又怎样?”

“我走之后,那位大……不,金翰成他有没有找你的茬?”

“那个家伙他不敢碰我。”智银圣不屑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原来是这样,他那种神气巴拉的样子也只是拿来吓吓人而已的呀。”

“你还有话对我说吗?”

“呃~呃~,这个,这个?”

智银圣见我再也憋不出什么话,呼啦一下又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行,不能让他……万幸,我松了一口气,因为我回头发现希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刚才的位置。真是幸运的家伙!

现在只剩下哲凝一个人落寞地坐在那张桌子前,智银圣见状立刻大步流星地向哲凝走去,我也迈着碎步跟了过去。

“怎么了,哲凝?”智银圣开口。

“……”

“我问你怎么样了?是你把她甩了,还是她把你甩了……?”智银圣粗声粗气地对哲凝说道。

“你觉得这个很重要吗?”

“把眼睛睁大一点……”这是银圣对哲凝说的话。

他为什么要让哲凝把眼睛睁大一点,我有点纳闷,不过我没有问出来,只是看着他们两个。

“你流泪了,哲凝?把眼睛睁大点,金哲凝……!”

我真的没有想到,哲凝微闭着眼睛竟然是在掩盖自己的泪水,但即使是这样,他的泪水还是不受控制的汩汩地流了下来。第一次看见哲凝流泪……

“银圣,今天就让我好好地哭一场吧!我保证,就这一次,让我尽情地哭一场。”

“……我们走!”

“我现在哪儿都不想去,银圣,你们先走吧!”

“我今天带了不少钱,足够你好好发泄一下自己了,我们走吧!”银圣语气中有着少有的坚持和肃穆。我猜得没错,如果希灿还在现场的话,银圣一定会毫不留情地把拳头挥向她的脸。

“我现在的心情不是靠钱就可以平复的,你明白吗?”哲凝抑制不住地狂吼出声。他现在真的是伤透了心,因为我还从没有见过他对银圣发火……哲凝,你真的这么难过吗?希灿到底伤你有多重啊!唉~!┬^┬

“我去贤城那儿等着你,我们会一直等到你来为止……”智银圣扔下这句话就往收银台走了去。

一直到结完账出去,他也没有再看哲凝一眼。这个混蛋,把我也这么扔了,一句让我和他一起走的话也没有说,我恨死他了……我一个人怎么面对这种样子的哲凝呀!-_-

“哲凝……”我想安慰他,却不知如何开口。

“银圣等着你呢……你也出去吧。”

“对不起,哲凝……”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我还能说什么。

“今天我不想再听到任何人对我说‘对不起’这三个字了。”哲凝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明白了……我走了。”

“千穗!”哲凝突然又叫住了我。

“什么……?”

“你能去陪陪希灿吗?”

“你让我去陪陪希灿?”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嗯。”

“为什么……?”

“她心情也很不稳定,回去之后一定会大哭不止的,你去安慰安慰她……”哲凝轻轻说道。

“好……好的,你也不要再哭了。”我闻言顿时难过得咬住了自己的双唇。┬^┬

哲凝对我挤出一个艰难而惨淡的笑容,轻轻地点了点头。我差点当场哭出来,李希灿,你这个大傻瓜,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你竟然抛弃了一个这么好的男人,一个这么爱你的男人,这是你的损失啊!还有,李正民,你这个混蛋!我要和你绝交。>_<

这时,咖啡厅里又响起了另外一首歌,不会吧,老大!——我在心里哀嚎一声,但是音箱里流出来的声音却清晰得不容我置疑,现在放的这首歌正是babyvox的“gameover”——

看到你看着我的冷漠眼神,我已经明白,

我们两个离别的日子已经到来。

以前的一切只是错觉,我会努力冷却记忆。

我不会再继续骗自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这不是爱情,

看看我们之间的眼神,

分手没什么大不了,

不要为已经结束的事情再伤神。

我惟一对你的期许,

在你的眼睛里出现别的爱情之前,

让我离开,让我离开。

imgonnaleavenow,

我不会再对你有感觉,

让我们的爱情随风而逝。

唉~,为什么偏偏是这首歌?歌曲的节奏明朗快捷,我的心情却恰恰相反,谁又能真的那么放得下呢!谁又能真的那么无动于衷呢!一切都是那么令人沮丧与意外。

“爱”又是谁能说得清呢?“爱”没有谁对谁错,就如同这间咖啡厅里的咖啡,苦涩中透出微甜、微甜中混着苦涩。每个痴男怨女的个中滋味,全在于自己如何品尝这令人欢喜令人忧的浓浓的咖啡中了。

明天将会如何?今后我与银圣的关系如何发展呢?而我在希灿与哲凝之间又将扮演什么角色呢?围绕我们两对恋人之间这一系列的甜蜜而又苦恼的事情,是否在今后的岁月里会给我们带来无穷的回味呢?——一切都在这说不清道不明的“爱”字里边……-_-

  1. «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